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十年砍柴 > 不受制约的公权加多金如邪恶插上翅膀

不受制约的公权加多金如邪恶插上翅膀

(《华商报》专栏)

山西太原市郊古寨村村民孟富贵在强拆中被打死,已经过了两周,处理结果羞羞答答出来了,几名官员被免职或被立案调查。据死者的儿子孟建委透露,有人找他谈私了,暗示“1000万以下都可以谈。”而近日又有媒体报道,山西洪洞县公安局一位交警中队长(股级)官员和妻子被人杀死在豪宅中,此人资产上亿,三个孩子都在国外留学。

两条发生地相距甚近的新闻搁在一起,让人第一印象就是:官员真有钱!一个区一级的政府在拆迁中出了人命,敢开口数百万来摆平。而一个股级民警,能有上亿资产,这确实超出了许多人的想象。

不能有效制约和监督的公权力,必然导致腐败和作恶。凭借权力来攫取金钱,在所有的发财方式中,恐怕是最便利、最高效的一种。所以中国古谚有“万里为官只为财”之说,著名的历史学家唐德刚也说过:“小人之为官也,则毋须杀人越货、绑花票、抢银行。贼之所需,官皆有之。”这是古往今来不易之规律。但古代所说的“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比起不入流的芝麻官家产上亿,还真是小巫见大巫。

这种巨大的反差并不能说明在权力同样不被有效制约的情形下,古代官员更讲“道德”,人性是差不多的。原因何在?乃是古代的公权力所能控制的资源远不如当下,也就是说,能用来瓜分的蛋糕不如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做得那样大,那样可口。这种反差也能说明一个道理:当权力的有效制约在政治制度和司法制度层面上没有得到很好解决的时候,政府越有钱,对老百姓来说,越不是一件好事。权力控制的财富越多,它作恶的能量也越大。质言之,就是不受制约的公权力加金钱就如邪恶插上了翅膀。

以发生在山西这两件案子为例。如果不是经济的大发展,当地的煤就不可能那样走俏;而房价也不会那么快地飙升而使农民的土地成为香饽饽。而对过于强势的政府,当地百姓无法制约其权力时,权力用来生财是全方位的,可以说无孔不入。矿产和土地是不可再生的重要资源,用公权力控制这两大资源来攫取财富,更是投入产出比最佳的方式。-----这也是为什么目前许多落马贪官,都有靠矿产和房地产贪腐的情节。而靠这种高效的方式寻租的官员,其反过来抗风险的能力更高。譬如一个小小的科级、股级官员控制一两个煤矿,就可以日进斗金,他可以用巨额资金编制保护伞,这也是一些小官吏具有匪夷所思的能量的原因。而强拆农民的房开发房地产,闹出人命又被媒体报道的概率毕竟不算高,多数靠吓唬就能达到目的。如果一旦出现宜黄强拆和太原强拆这样的恶性事件,身涉其中的官员当然有充足的资金来摆平此事。无论向上“公关”决定他们仕途的上司,或是“公关”媒体,或是摆平家属,多数官员信奉电视连续剧《蜗居》中宋思明一句台词,钱可以摆平的事情就不是难事。而只要官职还在,就等于掘金的通道还在,损失总会补回来。因此,碰到麻烦事,某些官员花钱摆平的气魄是很大的。

只有不但钱不能摆平一些罪恶的事,连权也摆不平时,这个社会才可能有公道可言。而“用权弄钱再用钱固权”的循环才可能打破。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