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十年砍柴 > 文章归档 > 2011年十一月
2011年11月30日 14:33

莫把外交当援交

中国政府援助马其顿23辆校车,这本是外交中很平常的一件事。中国驻马其顿使馆也将其当成例行的工作成绩写成新闻稿,刊登在外交部网站上。但因正逢甘肃省正宁县劣质“校车”发生车祸致使19名幼儿园孩子殒命的悲剧刚发生,对外捐赠校车的新闻一经各媒体转载,立刻引起舆论狂潮,甚至有人引用清朝时慈禧太后一句后来载入中国历史教科书中的语录:“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对此解释说:中国早期也获得国际社会很多的帮忙,而随着中国的发展,现在也需要履行国际义务。马其顿在汶川地震发生时也有为中国提供支援。

这番颇有高屋建瓴味道的说辞,当然很有道理,政治上也正确。但私下里......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28日 10:36

从乡村突围后,家园在何处?——编校《神史》手记

作为《神史》的策划编辑,我在编校这部书稿的时候,总不能以职业的理性心态淡然处之,而是把自己放置到这部书的具体情节中,设想一下,如果我处在孙天主那个场景中,我又该如何?如此这般,一次次掩卷叹息,一部书稿校下来,几乎相当于伴随着一位兄长,重走了一遍我的来时路。

作者孙世祥年长我两岁,他在云南北部的大山中长大,而我在湖南西南部的山村长大,尽管两地千里迢迢,但社会结构、文化背景乃至方言、民俗是那样的相似,常让我将大红山误认成雪峰山,将法喇村想象成了田村。我和孙世祥的成长之路同样很相似,在条件极其简陋的乡村小学接受教育,性格倔强而有些孤僻,由父辈、祖父辈留下的宗族间的纠葛被我们带到了学校,曾经因......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25日 10:33

和中国流金岁月叠合的青春期

和中国流金岁月叠合的青春期

——读荆方《青春期》有感 

载人民出版社《人物》杂志
 

正在阅读荆方的《青春期——让我们歌唱八十年代的青春期》时候,从媒体得知:上世纪风靡全国的两首歌《血染的风采》《黄土高坡》作曲者苏越,因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这真是一个令人唏嘘惋叹的消息。

每一个成年人都曾有过青春期,而青春期对一个人而言,总是最美的。无论所处的时代是阳光灿烂还是阴霾沉沉。曾有媒体报道说,重庆一些当年在云南插队的知青------一群五、六十岁的老太太,穿着草绿色军坐上火车重游故地。有人......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24日 11:15

规范“三公”支出会陷入文字游戏?

我少年时在老家听到一则笑话,我们村一户人家的老婆特节省,老公是个走村串户的木匠,十分心疼自家的孩子,但惧内。每次回家在集市上给孩子买肉回家,3元钱一斤,他总对老婆说,和猪肉摊的屠户多年交情,每次快收摊时把剩余的肉2元一斤贱卖给他。数年来老婆信以为真。后有一天老公出远门做手艺了,家中孩子想吃肉,做老婆的不得已去集市上买肉,才得知多年来被骗——他老公买肉,人家一分钱也不给便宜。

看到国务院出台规范“三公”支出法规的征求意见稿,我不由得想起这件故乡的往事。当然有人说,出台一个法规,开始规范“三公”支出,说明中央政府重视这件事,有一个规定总比没有......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23日 09:36

从苏越的悲剧说自我认知的迷失

著名音乐人苏越因巨额诈骗被判处无期徒刑。作为一个70后,苏越的歌曲《血染的风采》、《黄土高坡》可以说已经深深嵌入我的少年时光,我想许多人听到这个消息都会和我一样感觉到惋惜。 一个人不能因为他过去的成就而有法律豁免权,对案件本身我没有再多的评价。我认为苏越案给人最大的警醒是:人贵有自知之明。一个人认清自己,明白自己能做什么,又不能做什么实在是不容易。记得有一年《南方都市报》在广州召开了一个时评作者会议,会上,许多时评作者说,成年累月就某些社会问题一次次重复发声,同类问题却一再出现,常有沮丧与疲惫之感。我记得当时梁文道对此问题的看法是:或许上天给我们的技能就是用文字来批评社会,承担一份读书人的责......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0日 10:47

城市化的时代,不再有梁山

手边有两本书,一本是《闲看水浒》,一本是《进城走了十八年》。

后一本的影响很大,乡土中国的最后记忆引发了许多人的共鸣,在报纸和网络上能看到各种读后和评论。这两本书的作者是同一个人,常上天涯看历史帖的网友对他不陌生:十年砍柴。

两本书都很好读,每篇都不会太长,一本是写社会史,一本是写个人史。我混着读,居然也读出几分趣味来。

十年砍柴对我来说也不陌生,前些年,当年明月《明朝那些事儿》火爆,他因为也写明史,常被邀请去做明月的嘉宾,我们由此认识,并成为MSN好友。

说趣味,是在阅 ……

(载2011年11月9日《山西晚报》)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7日 10:06

住在王阶走过的胡同

1996年的秋天,刚成家的我无处栖身,所供职的单位给了一间平房暂住。

那间平房在北京市东城区大兴胡同的一个很大的院落里。坐北朝南的大院,斑驳的木门以及门楼上稀疏的杂草,可看出这个院子的古老和曾经的辉煌。大院分前、中、后与东四个小院,当年的影壁拆除了,盖了房子。我住在东院,大概因为多住的是机关单位的人,私搭乱建还不算离谱。基本格局还在,只是每家在房子前面扩出五、六平米做厨房,我住的房子也不例外。院里三棵合抱粗的国槐,秋风起,洒落满地。

对明史感兴趣的我,自然知道这条胡同的来历。明朝北京城分为两个县,以鼓楼为界,东属大兴,西属宛平。应当说,明清的行政层级和区划是相当规范的,无论京城、省......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3日 14:48

流氓无产者的辉煌与敬畏

1987年的一个春日,正是星期天,湘中细雨如酥,读高中的我和几位同学骑单车去距学校5华里的一处风景地游玩。回来的路上,一位老兄说马路边有一个名人的墓刚刚修复,不如顺便去看看。

墓距离公路不到50米,原来的拜亭、墓道早已荡然无存,一个坟堆前,立了一块碑,碑是原物,据说是因为被当地农民曾拖回家盖猪圈才保留至今,被文物部门找了回来。碑刻镌刻着“大清太子少保谥忠壮李公讳臣典之墓”。

彼时湘军史还多被主流意识形态遮蔽,仅仅作为镇压伟大的农民运动太平天国起义的反面被人所知。唐浩明的《曾国藩》大红大紫,让湘军历史再次火热起来,还是数年后的事。在这套三卷本的历史小说中,李臣典可以说是个典型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