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十年砍柴 > 文章归档 > 2010年十一月
2010年11月29日 11:05

书评-“一二九”那代理想主义者的宿命

——读《赵俪生高昭一夫妇回忆录》

我考入兰州大学的时候,赵俪生先生成了一个符号了,成了兰大人文学科的一种精神象征,不再给本科生授课,也不带研究生,因此没机会亲聆教诲。在校期间,兰大新建了一座科学馆,馆前有一石头雕的讲台,上面镌刻着赵先生的书法,节录的是《后汉书张衡传》中一段:“三才理通,人灵多蔽;近推行算,远抽深滞;不有玄虑,孰能昭皙。“当时不懂这段话的意思,直到读完《赵俪生高昭一夫妇回忆录》,了解先生的学术经历,才隐约觉得 先生为什么要在科学馆这样的地方留下这么一段文字。作为大科学家兼大文学家的张衡,一生是以务实的态度求真理,是本着一种历史责任感来治学从政。联想到......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3日 12:07

警察抢尸和民工背尸

(发《华商报》专栏 有删节)  

公民非正常死亡,当地政府不去调查死因,反而首先将死者尸体抢走,控制在自己手里,以此来维持他们所要的“和谐”稳定。这种公权力“抢尸”丑剧,已不新鲜,而广为人知者,前有湖北“石首”事件,今有湖南常德警方抢走自杀的李连枝老人的尸体。(据四川新闻网报道)

今日地方政府之强势,恐怕是几千年来之未有,他们有强大的城管、民警,也有雄厚的财力,为什么如此害怕一具尸体?当然,有人会这样说,地方政府如此做乃不得已,是为了保一方的稳定和平安。确实,在中国社会里,有拿“死人”压活人的传统,死者家属抬尸控诉,会使强势一方陷入道义困境。自杀以及“挟尸”抗议强权之所以在中国传统社......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9日 13:41

不受制约的公权加多金如邪恶插上翅膀

(《华商报》专栏)

山西太原市郊古寨村村民孟富贵在强拆中被打死,已经过了两周,处理结果羞羞答答出来了,几名官员被免职或被立案调查。据死者的儿子孟建委透露,有人找他谈私了,暗示“1000万以下都可以谈。”而近日又有媒体报道,山西洪洞县公安局一位交警中队长(股级)官员和妻子被人杀死在豪宅中,此人资产上亿,三个孩子都在国外留学。

两条发生地相距甚近的新闻搁在一起,让人第一印象就是:官员真有钱!一个区一级的政府在拆迁中出了人命,敢开口数百万来摆平。而一个股级民警,能有上亿资产,这确实超出了许多人的想象。

不能有效制约和监督的公权力,必然导致腐败和作恶。凭借权力来攫取金钱,在所有的发财方式......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5日 14:18

遗落在异国的故土抗战影像

------------读《国家记忆》

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雪峰山会战应当是抗战中离我最近的一场战役。因为这是中国军队和日寇在中国大陆最后一次大规模战役,而这场仗正是在生养我的湘西南土地上展开的。

然而,从我识字之初的童蒙时期,到开始有历史课的中学时代, “雪峰山会战”五个字从未进入到我的视野,我熟悉的只是“地雷战”、“地道战”、“平原游击战”以及“平型关大捷”、“百团大战”这些官方话语体系浓墨重彩渲染的词汇。等年岁渐长,阅历渐广,也随着历史的尘埃一点点拂去,我才了解原来在故土,曾经有过“雪峰山会战”这一场惨烈无比而最终完胜日寇的荣耀之战。我再回忆起童年时爷爷给我讲的往事,我才知道,其实“雪峰山......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5日 14:12

不明真相的群众都是编剧高手

(《华商报》专栏)     

这个时代,新闻往往比小说和戏剧更加曲折离奇。于是,一件原本简单的事件,有可能经公众演绎,变成一幕情节跌宕起伏的戏剧。

从11月4日开始,网上流传一件事:云南盈江县卡场镇镇长尹伟明酒后强奸掐死女秘书杨某,后抛尸马路伪造车祸。11月7日当地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辟谣:杨某乃镇妇联主席,和镇长一起出席某酒宴,两人皆醉,同乘由镇长驾驶的汽车。路上杨某从车内跌落,被车碾压致死。

连死者的父亲都说:“看到警方详尽的调查、证据链,不得不相信这是一起交通事故。”应该说,这是一件案情并不复杂的交通肇事案。而网络传闻,则集中了几乎所有吸引眼球的元素:涉及到美女、官员、强暴、死亡......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1日 15:13

莫以维稳之名吓阻维权

(《经济观察网》专栏)

孩子受到了三聚氰胺奶粉的伤害,而为孩子讨说法的父亲,却被判刑。世上最为悲哀的事情,恐怕莫过于此。

“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就是这般获刑两年半。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显示“以维稳之名吓阻维权”已成为一些地方政府常用手段。

或许有人会说:赵连海的遭遇值得同情,但法不容情,他触犯了法律,就应该得到惩罚。那么,且就北京市大兴法院的判决书所显示的内容来分析,赵以“寻衅滋事罪”获刑,实在是勉强。起诉书所言赵氏犯罪的主要情节是:其一,起诉书称赵连海利用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在互联网上恶意炒作”,并“煽动纠集”群众到河北石家庄法院及北京大兴区、丰台区等地,以喊口号和进行非法聚......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09日 12:36

伞盖的威仪

元曲《高祖还乡》里有几句唱词:“辕条上都是马,套顶上不见驴,黄罗伞柄天生曲,车前八个天曹判,车后若干递送夫。”这是乡民眼里汉高祖回乡是的仪仗。其中那把曲柄伞盖,在古装戏里常见,一般是皇帝出巡或寺庙方丈做法事时所用的,俗世哪位平头百姓或寻常官员用它,便是僭越,在礼法治国的古代,那就是大罪。

仪式,所重的是其象征意义,但它来源于生活。以伞盖为例,现实生活中是用来遮烈日避雨雪的,皇帝和高僧,是尊者,当然不能自己撑伞,必须别人代劳。中国政治文化早熟的标志之一,就是对君王和官员出巡的仪仗在内的礼制很早就有一整套繁琐的规定,《周礼》是其集大成者。而本来是用来遮雨的伞盖,便成了用以体现皇家威加四海的......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09日 12:36

转载-读汪永晨 念梁从诫

转载自《新京报》

【一种怀念】

上周,梁从诫先生去世,各界人士纷纷寄托哀思。恰好同样从事环保事业的汪永晨出版了新作《追寻“野人”的足迹———中国环保领跑者》,品读新书,不禁让人再次想起梁从诫和他的事业。

□李沛山

拿到汪永晨的新著《追寻“野人”的足迹———中国环保领跑者》(语文出版社出版),翻看第一章,标题是《为“表亲”奔走———梁从诫》,而将晚年全部献给环保事业的梁先生,刚刚去世。

这部书记录了中国22位环保人士,大多数是以民间身份投身与关爱地球、关爱自然这项看起来对个人利益几乎没什么增进的大事业中。在“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的当下,本书的作者汪永晨和她这22位同道者,无......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09日 12:33

农民是官府的佃户吗?

(《经济观察网》专栏)

近两年来,全国有二十几个省区市大力推进农民上楼、宅基地腾退。而因强行拆迁和强行征地引发的暴力事件此起彼伏,且血腥程度越来越严重。在公众舆论对地方政府的强拆强征行为多有批评之时,官员们为强拆辩护的言论也时有所闻。譬如,江西万载县县委书记对著名的社会学家、中国民间维权研究者于建嵘说:不强拆,你们知识分子吃什么?长春市高新区一位官员对前来采访强拆的记者说,你们应该报道被拆迁的居民如何刁难政府,不配合拆迁等等。

在中国政府已签署一系列保障人权的国际公约、依法治国喊了多年的今日,地方官员依然有如此远迈帝制时代官吏的蛮横想法,委实让人莫名惊诧。这种“强拆有理”的观念乃是......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04日 11:36

为什么有人见不得农民得好处?

(《华商报》专栏)

社科院教授、著名社会学家于建嵘昨天发了条微博,说他卜居的京东宋庄镇小堡村——知名的画家村。有一马哥,北京某大厂退休工人,其夫人马嫂乃该村农民。于教授问他俩当初如何走到一起。“马哥言称,走错了门,当年也算工人老大哥,五十岁可以找一个十八岁的郊区姑娘。马嫂双手叉腰怒言,工人牛什么啊,现在十八的小伙能找一个五十岁的郊区娘门就算有本事了。”

这俩夫妻之间的玩笑话,可窥见这三十年多年中国社会的巨大变迁。在三十多年前,城镇户口的和农村户口的差别,几乎可视为两个世界。因户籍造成多少现代版的“陈世美”和“秦香莲”,就如路遥小说《人生》中的高加林和刘巧珍。农村子弟跳出“农门”,是......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01日 10:46

从“公子”“衙内”异同谈“官二代”拼爹

(《南方都市报》专栏) “公子”和“衙内”在中国古代社会,一般用来指官宦子弟,平头百姓之间说客套话,尊称对方的儿子为“公子”,那是当不了真的。二者最大的区别是,“公子”一词含褒义,至少是中性词。而“衙内”,贬义味道十足。

追溯这两个词的历史渊源,二者也区别甚大。在春秋时期,“公子”特指各诸侯国的国君除太子外的其他儿子,而公子的儿子则叫“公孙”。到战国时期,国君的儿、孙甚至血缘更远的人也可以叫“公子”,如战国著名的四公子:齐之孟尝君、魏之信陵君、魏之平原君、楚之春申君。再到后来,“公子”的内涵又扩大了,达官显贵的儿子都可称“公子”。

但被世人尊称为“公子”特别是“名公子”的,其门槛是很......

阅读全文>>